宁波可特制冷设备有限公司
爱玩的妻子遇上抠门的丈夫
添加时间:2021-12-01
 

  这个“花姐”,爱玩儿,也阔气。她时常怂恿刘美华做这做那,还带着刘美华一起蒸桑拿、做按摩、去酒吧

  妻子爱玩,丈夫抠门。两个习惯、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,注定会有摩擦和纠纷。从初识时的两情相悦,到多年后的两看相厌,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似乎越来越难调和。

  一次争吵后,丈夫汪彦伟抄起地上的红砖将妻子刘美华打倒,进而又死死掐住她的脖子,直到其不能动弹……

  近日,山东省菏泽市检察院对汪彦伟故意杀人案提起公诉,经法院开庭审理,依法判处汪彦伟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限制减刑。

  2020年7月23日是个大热天,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脸上直冒油。下午3时许,菏泽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忽然接到一个报警电话:“我们是市政干活的工人,在下水道发现一具尸体!”

  声音急促而紧张。接到指挥中心调度命令的公安人员,以最快速度赶到了位于市区黄河路与西安路交叉路口南120米东侧的案发现场。

  此时,尸体已经被工人打捞上来。一团黑色线衣裤袜包裹下,隐约可以看到几块明显断离的躯干。正在现场的工人说话声音都颤抖了:“我还以为是一包垃圾,打捞上来才发现是尸体,太吓人了。”

  进过再次清淤,证实这是一具女性碎尸。办案人将尸骨全部整理后迅速送往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鉴定。同时,按照办案程序,立即展开对辖区内失踪人员的梳理走访。

  线年前,辖区内有个叫汪彦伟的居民曾到派出所报过案,称其妻子刘美华于2017年2月10日从家中离开后不知去向。他怀疑有可能被人拐卖,请求民警帮助寻找妻子下落。

  这次发现尸体后,办案人员把汪彦伟叫到派出所进行辨认,让他看看从下水道挖出的死者衣物。汪彦伟大体看了一下,很干脆地对办案人员说,他不认识这些东西。

  于是,警察让他回去了。当然,侦查工作不会仅止步于“辨认”。几天以后,两名办案人员从省城取回尸骨DNA的鉴定报告,证实死者就是汪彦伟妻子刘美华。

  刘美华生前用过的衣物,丈夫汪彦伟不认识,这本身就是有疑问的。办案人员又把汪彦伟“请”进了派出所。一番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的思想工作之后,等火候差不多时,警察抛出了关键性的问题。

  很快,汪彦伟的心理防线崩溃了。他一边痛哭一边承认,是他杀了妻子,他用菜刀碎尸后,在深夜将其抛到了下水道中……

  “我爱我对象,她给我生了两个孩子,都是那些小人想害我们。”“生不如死,家破人亡。”“我欺骗了所有的亲人。”检察官提讯时,文化不高的汪彦伟坚持要在讯问笔录上写下这几行歪歪扭扭的字。

  原本爱家、爱妻的男人,为什么要杀人碎尸,而且还残忍地将其抛到下水道中?办案检察官从5本办案卷宗、8份犯罪嫌疑人供述和40多份证人证言以及现场勘验笔录中,逐步还原出案件真相。

  汪彦伟、刘美华的关系原本还不错。2002年,做小生意的汪彦伟经人介绍,认识了23岁的刘美华。此时的汪彦伟已经30多岁,非常渴望结婚成家。结婚之初,两人感情还不错,生了一女一子,虽然平淡的生活少不了吵吵闹闹,但总体上小日子过得挺有滋味。

  后来,刘美华认识了很多街面上的人,什么人都有,其中就有一个叫“花姐”的女人。这个“花姐”,爱玩儿,也阔气。她时常怂恿刘美华做这做那,还带着刘美华一起蒸桑拿、做按摩、去酒吧,“玩呗,人就活得一个开心”,“花姐”经常这么说。

  “我就发现刘美华爱打扮了,我也没给她钱,但她总是买高档化妆品、买面膜、烫发染发追求时髦,头发红一绺黄一绺的,腿上还文了身,一直流脓发炎,去医院割了才慢慢恢复。”汪彦伟说。

  整天和“花姐”腻在一起的刘美华,不是买衣服、就是买香水,要么拔罐、做脸、去酒吧,啥流行玩啥。

  “有一次,‘花姐’被她老公抓奸后,我就跟刘美华说,你以后不准跟‘花姐’来往。刘美华也给我写了保证书,保证以后不跟别的男人瞎聊,保证不和‘花姐’见面,她要为家庭尽一份责任”。汪彦伟说。

  但保证书能保证得了什么?爱玩的刘美华还是经常出去。汪彦伟受不了,两人就吵架;刘美华从陌生人的车上下来,汪彦伟看见了,两人也吵架;刘美华不在家,汪彦伟打电话追问,两人还是吵架。后来几年,吵架、打架成了家常便饭,三天不吵不闹都算是稀罕事。

  汪彦伟有个邻居说,刘美华年龄小,没什么见识,都是被“花姐”带坏了。“她原来挺朴素的,不讲究,经常穿条牛仔裤,也爱穿裙子,但衣服看上去也比较便宜。”

  另一个邻居说,刘美华前后变化挺大的,但不能说汪彦伟一点责任也没有。办案检察官张继民复核关键证人证言时,从汪彦伟、刘美华的邻居及家人口中得知,汪彦伟是个抠门的人。

  他开了一个汽车钣金门市,手里也有点钱,但他平时很少给刘美华零花钱,没有工作的刘美华每次买些小东西也要跟汪彦伟去要钱,次数多了,她就觉得很不舒服。

  “感觉他们不是一路人,性格、做事方式都不一样。刘美华平常大大咧咧的,性格很直爽。汪彦伟比较稳当,不抽烟、不喝酒,会过日子,也细心,没看出有什么坏心眼。”办案人员走访时,周围的邻居七嘴八舌说了对他们夫妻的印象。

  但长期的吵吵闹闹,汪彦伟、刘美华还是有了隔阂。汪彦伟整天觉得不痛快。2017年2月10日,汪彦伟和刘美华吃完早饭后一起到钣金门市干活。门市里有一辆汽车需要安装保险杠,汪彦伟想让刘美华帮忙取一下工具,刘美华不干,两人就吵了起来。

  刘美华一边走一边骂,汪彦伟气急之下,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块红砖,直接从背后砸到刘美华头部。瞬间,刘美华倒在地上,鲜血直流。失去理智的汪彦伟害怕妻子醒来报警,疯了一样骑在刘美华身上,用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,直到刘美华彻底不能动弹。

  看到刘美华断气后,汪彦伟又急又怕,背着人哭了一场,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,还有两个孩子,总归是有感情的。但汪彦伟也很快就平静下来,他想着,怎么才能把这事圆过去。

  2月10日当晚8点多,马路上没有行人,汪彦伟从门市里拿了撬棍和铁钩,避开监控,来到一处不引人注意的下水道旁,准备撬开井盖,将刘美华的尸体抛入下水道。但两腿发软的他怎么也抱不动尸体。慌张中,汪彦伟找来一把菜刀,一狠心就对刘美华进行了分尸。随后,他用带出来的蓝黑色线衣裤袜将碎尸包住扔进了下水道。

  汪彦伟、刘美华的两个孩子,案发时一个10岁一个9岁,事情发生当天,孩子都在学校。孩子放学回家后,汪彦伟告诉孩子,妈妈出门打工去了。另外,因为刘美华常常不回家,孩子跟她也不亲近,爸爸说妈妈外出了,俩孩子也就没多问。

  办案人员说,汪彦伟挺有心眼的。抛尸两天后,他装模作样地来到岳父岳母家“要人”,意图制造是刘美华自己失踪的假象。他说刘美华和他吵完架后就离家出走了,他问岳父岳母,刘美华是不是回了娘家。岳父岳母说没有,还说等女儿回家了一定批评教育她,还让他多担待。

  又过了几天,汪彦伟故技重演,他跑到派出所报案,说妻子失踪了,他怀疑被人拐卖了,请求民警无论如何帮助他寻找妻子的下落。

  刘美华的父亲回忆说,最近几年,女儿经常和女婿吵架,她动不动就哭着跑回了娘家,身上也经常能看到有伤。失踪前半个月,女儿曾回过一次娘家,哭着说,汪彦伟要杀她,她报警后,汪彦伟吓跑了。还说这日子没法过了,她要离婚。

  刘美华的父亲劝女儿看在两个孩子的分上忍一忍,还用老观念连哄带吓对女儿说,你离婚了就别进娘家门。直到2020年7月底得知女儿已经死亡后,刘爸爸才后悔不已。

  汪彦伟将妻子杀害后,他把刘美华留下的一部手机随身带在自己身上。他经常用这部手机接听电话。但奇怪的是,每次接通后他不说话,只是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声音。碰到有人一直打电话,汪彦伟就以刘美华的口气发一条短信,说现在不方便,等过会打过去。“我就想看看是谁给我妻子打电话,男的女的,他们是什么关系。”汪彦伟说。

  在这期间,汪彦伟还经常用刘美华的微信收发信息,他以刘美华的口气给刘美华的家人发信息说,“我出去打工了,对不起爸妈,别再联系我了”。营造一个刘美华还活着的假象。

  刘美华的小妹说,“有一天我看到我三姐(刘美华)的陌陌号上线了,我就立刻和我二姐去找我三姐,地图定位上显示的距离越来越近,但我们走到汪彦伟的汽修厂门口时,却谁也没有看到”。几个月后,汪彦伟把刘美华的手机卡砸烂扔掉了,并将手机卖给了二手店。

  刘美华有一条金项链,每天都佩戴,汪彦伟将这条金项链取下后,默默保存了一年多,“因为每次看到这条项链就难受”,汪彦伟说,虽然刘美华有过错,但他依旧很爱刘美华,两个孩子是他唯一的希望。汪彦伟还在快手上发布了很多思念刘美华的照片和视频,但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  到案后,汪彦伟接受了办案人员的讯问。公安人员讯问时,他承认杀害了妻子。但检察官讯问时,他又否认,坚称刘美华是自己跌倒摔死的,他只是没及时救助,事后因为害怕才进行了分尸,他之所以在侦查阶段供述杀害妻子,是因为公安机关逼供自己,加上他也不想活了,想着赶紧被枪毙,就都认了。

  办案检察官于是要求公安机关提供“证据收集合法性说明书”,并对讯问汪彦伟的过程是否合法、规范,是否存在违法行为等情形作出说明。

  检察官张继民有多年办案经验。他说,恶性案件犯罪嫌疑人翻供不认罪的情况并不罕见,“犯罪嫌疑人在审查起诉阶段翻供,总好过在审判阶段翻供。既然他说被刑讯逼供,那我们就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,一份证据一份证据严格审核”。

  张继民详细讯问了汪彦伟,问他在何时、何地被何人打骂。告知他,申请排除非法证据,依法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材料。

  但汪彦伟拒绝提供相关证据,聘请了两名律师对其提出无杀人行为、存在刑讯逼供等辩护意见。

  张继民对助理程锦说,我们要反复对涉案证据进行审核,一方面,要注重言词证据审查的亲历性,不能仅凭案卷笔录就得出结论,而要通过观看同步录音录像、当面接触等方式进行审查,防止产生预断和偏见,尤其是命案案件;另一方面,要重视客观性证据的收集,这样才能在庭审中形成较强的证明能力。

  在检察院领导支持下,他们研究制定了28条具体补充侦查意见和四大项15条有针对性、可操作性较强的调取证据通知书,要求公安机关调取汪彦伟的入所体检表、入所登记表、在所人员调查表等,证实汪彦伟身体情况;调取完整的同步录音录像,证实讯问的合法性。同时,对案件检材提取、送检的合法性、电子数据取证、收集的规范性等予以补证。

  “我反复看了同步录音录像,侦查机关讯问过程中并无刑讯逼供行为,入所体检表等证据也显示,汪彦伟并没有遭到刑讯逼供。”程锦说。

  调查还显示,在公安机关讯问过程中,汪彦伟不仅没有受到刑讯逼供,其生活上还得到过照顾。汪彦伟刚被拘留时,可能因为紧张,嘴唇上火起泡。第二天,办案警察就帮他买了驱火的茶、鸡蛋和包子,还给他买了药膏。

  查看每一次笔录,问及是否被刑讯逼供,汪彦伟都说“没有”;问及是否保证了饮食、休息,汪彦伟均表示“保障了,对我不孬(挺好)”。

  既然都没有问题,那他为何供述不一呢?办案人员分析,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可能也是人的一种求生本能使然。案发时,汪彦伟或许想着自己终于解脱了,就如实供述了作案过程。但后来又想到两个孩子,他又充满了求生渴望,所以就说公安机关逼供了他,目的是逃避惩罚。

  针对汪彦伟不承认杀人的情况,办案检察官张继民和助理程锦做了完备的庭前准备。他们对证据的客观性、关联性、合法性进行全面、细致的审查,严格核实每一份证据,有效排除、合理怀疑,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。

  汪彦伟说他没有杀害妻子,是妻子自己跌倒摔死的。律师也称,汪彦伟不是故意杀人,而是过失致人死亡。对此,检察官在举证时采用案情发展模式,根据案情发展顺序和证明案情的进程, 按案发起因、作案过程、犯罪结果、事后掩盖行为等八个板块,分组依次出示证据,将全部证据演绎为案件事实, 围绕争议重点事实进行举证和调查。

  在证明案发起因证据中,20份刘美华写的保证书等物证及40余名证人证言证明,刘美华与多人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;报案记录证明2016年12月30日刘美华曾报警称被汪彦伟用绳子勒住颈部;在证明案发过程的证据中,汪彦伟8份有罪供述稳定,细节之处前后一致,与案发现场图相互印证。

  2021年3月8日,菏泽市检察院就本案向中级法院提起公诉。在庭审现场,汪彦伟依旧不承认杀害妻子,坚持说妻子是不慎仰面倒地自己摔死的,但他又说不清妻子是怎么摔倒的。他还说,妻子早上8点摔倒后,他就一直在旁边守候等待醒来,但一直等到晚上11点发现妻子死了,才出于害怕分尸抛尸。

  当法庭问及为何不拨打120、妻子为何仰面倒地时,汪彦伟又以“不知道”“害怕”进行搪塞,并坚决否认妻子与其他男人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,并表示愿意不追究妻子出轨的事。

  自我辩护时,汪彦伟还是说自己没有杀人,并说自己对不起妻子,刘美华跟他这么多年不容易,给他生了两个孩子,别人说她再坏,他也不在乎。妻子写的20份保证书不是自己逼她写的,虽然自己平时也骂她,但多是因为其他琐碎小事,绝不是妻子不检点。

  对于汪彦伟一直提及的刑讯逼供问题,检察官出具了汪彦伟全程生活、讯问录音录像,证实公安机关已保证被告人的生活、休息等各项权利,当事人及辩护人看过全部同步录音录像后缄默不语。

  证据面前,汪彦伟终究没有蒙混过去。2021年3月22日,菏泽市中级法院经过认真审理,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汪彦伟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限制减刑。

  一审宣判后,汪彦伟提出上诉。2021年7月20日,山东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依法维持原审判决。

  日前,办案检察官张继民接受采访时聊起了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,他感慨很多。他说,夫妻间应当互相忠实,互相关爱。面对妻子的不忠,汪彦伟本可以采取合法的手段解决家庭矛盾,实在不行也可以离婚,但他采取了极端的方式将妻子杀死分尸,不仅永远失去了妻子,而且自己还要面对法律的严惩,留下年迈的双亲和一对儿女泪眼相看。

  张继民说,一次不计后果的行为,可能引来数个不可挽回的后果,而这一切原本是可以避免的。他呼吁所有夫妻,面对矛盾时,要平心静气沟通,力求解决问题而不是互相猜忌。“社会是由无数个小家组成的,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,无数小家的和谐安定,才能构建国家的国泰民安。”(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)北京环球度假区正式开园迎客 成北京旅游新www.ynyv.com.cn